主页 > 军事新闻 > 建信信用增强债券(165311)
建信信用增强债券(165311)

  一季度宏观经济处于缓慢复苏阶段,虽然工业增加值、PMI指数等经济并没有延续去年四季度逐月反弹好转的趋势,但基本趋稳,物价指数在经历2月春节效应的跳升后也恢复正常。在欧债危机和日元贬值宽松的大背景下,国内市场流动性较为充裕。另一方面,为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防止房价过快上涨以及影子银行的不规范发展,国务院于2月20日和3月1日相继颁布了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新“国五条”及相关细则文件,银监会则于3月27日发布《中国银监会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而央行则于2月份重启正回购并连续数周保持稳定数量和价格的正回购操作以更方便地指导和调整短期货币市场利率价格。在此背景下,一季度股票市场经历了先升后降的过程,债券市场利率产品收益率保持平稳,而信用产品则受到市场追捧,收益率下行幅度较大。 回顾一季度的基金管理工作,本基金在春节后逐步降低组合久期,减持了部分中低评级信用债,而权益市场方面,降低了转债配置比例。

  2012年前三季度,宏观经济整体环境偏弱,工业增加值、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以及货币信贷数据在低位徘徊,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在7月份达到1.8%的低点。政策全年都在稳增长和调结构中取得谨慎平衡,上半年连续降准并于6月初降息,后续则倾向于公开市场工具调控。全年虽然货币信贷增速仍在低位运行,但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的推进和信用产品和理财产品的连续发行,贷款占社会融资总量中的比重逐步下降。四季度,宏观经济整体环境有所恢复,工业增加值、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等经济指标逐月有所好转,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仍在低位徘徊,房地产成交量和房价均有所上行。国际市场方面,欧美经济复苏仍在缓慢曲折的过程中进行,欧债危机得到缓解,而全球整体量化宽松的政策环境仍然维持。 综观全年债券市场,上半年信用产品尤其是中低评级信用产品收益率持续下行,三季度因流动性趋紧收益率有所调整,而四季度又重新恢复下行,利率产品收益率则全年维持上行趋势。权益市场方面,股票市场在经历了一季度的大幅反弹后于5月初见顶,此后一路下行,直至12月初才重拾升势。 回顾全年的基金管理工作,本基金虽然维持了较低的利率产品配置比例但并没有充分运用杠杆工具对中低评级信用债进行充足的配置,是全年业绩不甚理想的主要原因。而转债配置,全年维持较低的仓位,在12月初提高了大盘转债的配置比例。

  四季度,宏观经济整体环境有所恢复,工业增加值、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等经济指标逐月有所好转,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仍在低位徘徊,房地产成交量和房价均有所上行。海外经济方面,欧美经济仍在缓慢复苏中,而随着美国财政悬崖的临近,美元指数则出现了先扬后抑的走势。国内政策方面,四季度仍然延续前期思路,货币政策方面仍采用多期限回购手段调控市场流动性,在货币信贷增速仍在低位运行的同时,随着信用产品和理财产品的连续发行,贷款占社会融资总量中的比重逐步下降。随着季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召开,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建设以及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定调,市场对经济企稳恢复的信心逐步增强。在此背景下,债券市场收益率均有所上行,利率产品调整幅度大于信用产品,股票市场则呈现先抑后扬的行情。 回顾本季度的基金管理工作,本基金提高了信用产品和转债的配置比例,为投资人赚取了一定的正收益。

  三季度,宏观经济整体环境仍然偏弱,工业增加值、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以及货币信贷数据仍然在低位徘徊,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在7月份达到1.8%的低点。海外经济方面,美国经济复苏步伐略显曲折,美联储在9月宣布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欧央行则推出不设上限的国债购买计划,欧债危机暂时得到缓解,美元指数反弹,在信心得到恢复的情况下,欧美股市亦有所反弹。国内政策方面,政府仍然在稳增长和调结构中相机平衡抉择,三季度央行并没有采用市场期望的降低准备金率等手段来缓解市场流动性,而是更多地采用多期限的逆回购公开市场操作手段来调节,货币市场流动性呈现紧平衡状态。在此背景下,债券市场收益率均有所上行,信用产品调整幅度大于利率产品,股票市场则呈现单边下行趋势。 回顾本季度的基金管理工作,本基金减持了部分中低评级信用产品,并降低了杠杆比例和组合久期,并适度降低了转债配置比例。

  上半年,宏观经济运行指标整体偏弱,工业增加值、采购经理人指数以及货币信贷数据均处于低位徘徊,居民物价指数同比指标则继续逐月下降。海外经济方面,一季度随着经济企稳和流动性改善,风险偏好有所增加,而二季度随着欧债危机的进一步演绎使得风险偏好逐步下降,市场避险情绪升温。政策方面,政府在稳增长和调结构中相机平衡抉择。房地产政策有保有压,在强调抑制房价上涨的同时对个人首套房信贷政策逐步松动;货币政策稳健偏宽松,连续两次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和存贷款基准利率,并且在利率结构上进行了新的调整,该调整也预示着利率市场化步伐的正式开启。 在此背景下,上半年股票市场呈现了先扬后抑的走势,债券市场则有所分化,信用产品尤其是中低评级的信用产品受到市场追捧,而利率产品收益率在5月份第二次降准前有所上行此后则普遍下行。 回顾上半年的基金管理工作,本基金虽然在季初适当降低了利率产品配置比例,但在本轮但在信用产品高中低等级的轮动中,风险意识过于保守,导致中低等级债券替换高等级债券的速度较慢,而运用高杠杆率维持了相对较高的中低评级信用债配置比例的步伐也不快。权益市场方面,逐步降低了大盘转债的配置比例。

  二季度,宏观经济运行整体指标偏弱,工业增加值、采购经理人指数以及货币信贷数据均处于低位徘徊,居民物价指数同比指标则继续逐月下降。海外经济方面,美国经济复苏不如预期步伐,且欧债危机的进一步演绎使得风险偏好逐步下降,市场避险情绪升温。政策方面,政府在稳增长和调结构增长中相机平衡抉择,二季度再次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并于6月初开启降息和利率市场化步伐。在此背景下,二季度股票市场呈现了先扬后抑的走势,债券市场有所分化,利率产品和高等级信用产品收益率降准后普遍下行,而中低等级信用产品则在整个季度均有所下行。 回顾本季度的基金管理工作,本基金在季初适当降低了利率产品和高等级短融配置比例,适度增加了杠杆比例并增配了信用债,维持了相对较高的信用债配置比例。并适度降低了转债的配置比例。

  一季度,在海外经济企稳且风险偏好逐步加强的情况下,市场流动性处于逐步恢复的过程中,同时国内居民物价水平呈现逐步回落迹象。政策方面,央行于2月份首次降准,对经济求稳增长的意图较为明显,房地产政策有保有压,在强调抑制房价上涨的同时对个人首套房信贷政策逐步松动。在此背景下,一季度股票市场呈现了反弹趋势,债券市场利率产品收益率均有所上行,而信用产品则受到市场追捧。 回顾一季度的基金管理工作,本基金在季初适当降低了利率产品配置比例,运用杠杆维持了相对较高的信用债配置比例。但在信用产品高中低等级的轮动中,风险意识过于保守,导致中低等级债券替换高等级债券的步伐较慢。权益市场方面,维持一定的大盘转债配置比例,本基金尚未获得一级市场申购新股资格,未能适时参与新股申购。

  2011年前三季度,为抑制持续上涨的居民物价水平并调整经济运行结构,政府宏观调控政策偏紧,连续三次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并在前两季度逐月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房地产和信贷调控政策仍然延续。直至四季度,在居民物价水平同比数据逐月下降和经济增长放缓的前提下,政府调控政策才有所变化,并于四季度年内首次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市场流动性有所缓解。国际市场方面,2011年欧债危机的进一步恶化、美国经济复苏进程的曲折性和国际评级机构对主要经济体和银行评级的下调,全球金融市场震荡加剧。 综观全年债券市场,前三季度市场流动性持续收缩,信用环境恶化,利率产品和信用产品都经历了持续下跌行情,至三季度末有所企稳。四季度在流动性缓解和对经济增长前景担忧的情况下,利率产品各期限品种收益率大幅下行,而信用债产品则有所分化,高评级信用债表现明显优于中低评级信用债。权益市场方面,全年股票市场持续下跌,而转债市场在经历前三季度大幅下跌之后,四季度有所反弹。 本基金成立于6月中旬,在建仓初期基金采取了低久期的配置策略,主要侧重于流动性管理。四季度适度运用杠杆,延长了组合久期,增加了信用产品和转债的配置比例,取得了一定的绝对收益。

  四季度,在居民物价水平同比数据逐月下降和经济增长放缓的前提下,政府调控政策有所变化,并于四季度年内首次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市场流动性有所缓解。但在内外经济政治环境较为复杂的局面下,政策仍然以稳为主,房地产调控等政策仍然延续。国际市场方面,随着美国经济四季度的复苏和欧债危机的续演,美元指数从10月底触底反弹,投资者的避险情绪进一步加强。 本季度在流动性缓解和对经济增长前景担忧的情况下,债券市场方面,利率产品各期限品种收益率大幅下行,而信用债产品则有所分化,高评级信用债表现明显优于中低评级信用债。权益市场方面,季初在流动性缓解和对政策放松的预期中,转债和股票市场均有所反弹,但随着对经济前景的进一步担忧和政策放松力度预期的落空,市场继续震荡下行。 回顾本季度的基金管理工作,本基金四季度适度运用杠杆,延长了组合久期,增加了信用产品和转债的配置比例,取得了一定的绝对收益。

  三季度,在居民物价水平同比数据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政策调控的重心仍然是控制通货膨胀,并于季度初再次上调了存贷款基准利率,进一步规范了金融机构缴存法定存款准备金的范畴以及对银行理财产品和票据融资进行规范核查。国际市场方面,欧债危机的恶化、欧美经济复苏步伐低于预期从而触发评级机构对主要经济体以及银行评级的下调,国际金融市场震荡加剧。 三季度初市场资金仍然延续紧张局面,包括信用债在内各期限品种收益率持续大幅上行,至季中随着资金略有缓解,利率产品收益率基本企稳,但信用产品仍然维持弱势。权益市场方面,随着市场对政策放松预期的落空、流动性的紧缩和外围经济的持续恶化,市场继续震荡下行。 本基金于6月16日成立,回顾前期的基金管理工作,建仓期内本基金采取了逐步缓慢建仓策略,初期以回购资产为主,后期逐步增加了金融债和短期融资券等产品的配置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