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咨询 > 巨震!大众集团CEO“下课”
巨震!大众集团CEO“下课”

  欧洲当地时间周五,大众集团发布公告称,现任大众集团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将在8月底离开公司,现任保时捷CEO奥利弗·布鲁默(Oliver Blume)将于9月1日起接手他的职务。

  根据公告,大众集团监事会投票通过了上述任命,同时监事会也已经与迪斯就职务变动问题达成合意,届时他将主动辞职。不过,大众集团监事会在声明中并没有说明迪斯离职的原因,但在电动化转型渐入佳境,距离任期届满还有整整三年的迪斯突然离职,显然并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外媒普遍认为迪斯与大众工会之间的矛盾,是诱发其离职的核心原因。

  资料显示,迪斯于1989年加入零部件供应商博世,于1996年进入宝马集团工作,直到2014年成为宝马集团CEO的有力竞争者,但在与时任宝马集团CEO科鲁格的竞争中败下阵来。在宝马失意后,迪斯于2015年5月离开宝马进入当时深陷柴油门丑闻的大众集团,而迪斯的离开也是受到大众集团时任监事会主席皮耶希的邀请,原因是看中了他在成本控制方面的能力。

  进入大众集团后,迪斯作 救火队长被推上大众品牌CEO的位置,而迪斯也是通过一系列控制管控措施,成功让大众集团转危为安,并赢得了大股东保时捷家族的信任。2017年2月24日,大众集团公布2016年度财政决算报告显示,2016年大众集团的总销售额达到2172.67亿欧元,营业利润(税前利润)达到71.03亿欧元,扭转2015年的财政赤字。此外,2016 年大众集团经营销售利润率攀升至 6.7%。更重要的是,大众集团销量在这一年成功反超丰田集团,旗下大众、奥迪、西雅特、斯柯达、保时捷等品牌总销量1030万台,同比增长3.8%,时隔两年再次实现增长。对此,时任大众集团CEO穆伦表示:“对于大众来说,2016年是面临严酷考验的一年,但是经过不懈努力,大众克服了难关并且实现了超过预期的目标。”

  2015年9月18日,美国相关部门披露了大众旗下部分产品在美国的排放测试中利用软件控制的方法进行造假,共有大约482000辆柴油车受到影响。2015年9月23日,大众集团CEO马丁·文德恩正式辞去CEO职务,大众集团市值瞬间蒸发三分之一。就在马丁·文德恩辞职的第二天,时任保时捷CEO的穆伦被委任为大众集团CEO,而临危受命的穆伦目标明确:他必须带领大众走出排放丑闻危机。

  在穆伦的领导下,2016年和2017年大众集团汽车销量夺得全球冠军,但在长达两年时间里,大众集团始终为柴油排放丑闻买单。很快,穆伦便失去了保时捷家族的信任,在2018年便被拉下“讲台”,离职时距离合同到期还有两年时间,而四年后的今天,类似的剧情发生在了迪斯身上。2018年4月,时任大众品牌CEO迪斯接替穆伦担任大众集团CEO一职。

  迪斯成为大众集团的掌门人,甚至帮助大众集团完成转型,但他似乎也忘了文德恩、穆伦是如何被大众集团监事会、保时捷家族、皮耶希家族抛弃的。自迪斯接手大众后,便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不仅砍掉了持续亏损且投入巨大的辉腾业务,同时推动削减成本,将更多的资金投放到自动驾驶技术和电动汽车研发上。当然,成本削减最直接有效的方式莫过于裁员,而为了快速向电动化、数字化转型,迪斯精简掉非核心业务和品牌,并试图削减更多的工作岗位,此举受到了工会的反对。

  “瘦身”就得裁员,保证员工利益的工会决不可能支持迪斯的意见。据了解,大众监事会负责任命、监督集团管理层和批准公司重大决策,而大众集团监事会共由19位成员组成,分别来自保时捷家族、皮耶希家族、下萨克森州政府以及劳工委员会,其中工会不仅控制着监事会9个席位,还有权决定是否和CEO续签合同。因此,得罪工会的结局往往只有一个。在大众集团的历史上,因为得罪工会被赶下台的CEO不止一个,2002年-2006年担任集团CEO的Bernd Pischetsrieder、2005年-2007年担任大众品牌CEO的Wolfgang Bernhard都是这么下台的。

  2020年6月8日,大众监事会突然宣布一项重大人事变动,大众品牌CEO一职由贝瑞德(RalfBrandstaetter)接替,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仅保留大众集团CEO的职位,该任命将在7月1日生效。紧接着6月9日,大众集团官网上发表一则声明,标题为《监事会接受赫伯特·迪斯博士的道歉》,大众直接将集团CEO的道歉信发布在官网上,这种做法极为少见,这也将迪斯与大众内部矛盾暴露无遗。

  2020年11月,迪斯在媒体上发布了一篇《我们如何改变大众(How we transform Volkswagen)》的长文,试图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做最后的努力。在发文致歉,迪斯曾向集团监事会申请将其任期延长至 2025年,但该申请遭到了工会以及保时捷家族、皮耶希家族的多方反对。在致歉信发表后,在被工会拒绝多次后,迪斯仍然向大众董事会提出续签申请。

  迪斯和监事会就迪斯延长工作合同持续一年多的拉锯战,最终双方各退一步达成妥协。2021年7月,大众监事会召开会议并投票表决,通过延长迪斯的工作合同至2025年,迪斯仍将担任大众集团全球管理董事会主席,但不再负责集团旗下核心汽车品牌的运营,转而专注于集团战略管理。同时,迪斯将全面负责大众汽车集团旗下软件部门CARIAD的业务。

  2021年9月,迪斯发出集团需要削减3万个岗位的警告,以此提升沃尔夫斯堡工厂的效率,更快地向电动化时代过渡,并与特斯拉等汽车制造商开展竞争,而大众集团的电动化转型战略和迪斯全新的管理风格再次与工会冲突。2021年12月,大众监事会发布公告,大众品牌CEO贝瑞德(RalfBrandstaetter)将于2022年8月1日起加入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自2022年1月起负责大众汽车乘用车业务,并自2022年8月起接替现任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掌门人冯思翰负责中国业务,领导大众汽车集团(中国)。事实上,没有核心大众品牌CEO的位置,迪斯的施展空间十分有限,虽然头顶大众集团CEO的头衔,但是也相当于坐在空中楼阁之上。

  实际上,在迪斯掌管大众集团的四年时间里,他的压力并不逊于历任CEO,包括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肆虐、零部件供应的短缺、电动化的转型等。2021 年大众集团全球销量888.2万辆,同比下滑4.5%,其中大众在中国销量330.5万辆,同比下滑14.1%,创八年来新低。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大众集团全球销量同比下滑22.2%至387.5万辆,其中在华销量同比下滑20.5%至147.0万辆。另一方面,迪斯亲手主导的大规模软件团队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都是下课的导火索。

  相比迪斯的突然离开,奥博穆的上位则在意料之中。资料显示,奥博穆自1994年加入奥迪,此后一直在奥迪、西雅特、大众、保时捷等品牌担任要职。据了解,在2018年迪斯担任大众集团CEO时,大众就怼旗下管理结构进行一次梳理,将旗下12个品牌划分为普通、豪华、超豪华三大品类,其中普通品牌包括大众、西雅特、斯柯达,豪华品牌包括奥迪,超豪华品牌包括保时捷、宾利、兰博基尼、布加迪,而三大品牌组合分别交由大众CEO迪斯、奥迪CEO施泰德和保时捷CEO奥博穆负责。

  施泰德和奥博穆的职权将扩大,相比当时已经59岁的迪斯而言,54岁的施泰德和49岁的奥博穆被认为是大众集团的下一任接班人的重点培养对象。然而,施泰德于2018年6月因柴油门事件被捕,奥博穆成为大众集团掌门人的唯一候选人。今年2月,大众集团发布公告称保时捷将独立上市,而奥博穆在出任大众集团CEO后,同时将继续担任保时捷CEO一职,推动保时捷IPO上市。

  迪斯执掌大众集团以来,一直被视为传统汽车界最有力的改革者,刚刚年过花甲的迪斯在汽车掌舵人的年纪中还不算太老,他想做的还有很多,他在这家全球首屈一指的汽车集团中完成自己职业经理人生涯的最后一站,提前下课的他又是否会留下遗憾。

  被誉为“汽车教父”的德国汽车经济专家费迪南德·杜登霍夫曾表示:“如果迪斯离开大众集团将陷入深渊,成为政治家和工会利益的玩物。”目前,迪斯已经确认将在未来几周离开大众集团,失去迪斯的大众集团,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不过,蔚来初始投资人很快在推特上对迪斯发出邀请,认为“迪斯是真正纯电汽车的先锋人物,离开大众对迪斯是一件好事,大众失去了一位好的领导者,他没什么可担心的,特斯拉或者蔚来都欢迎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