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旅游新闻 > 《虎将军》进京记:先遣队力解千斤重担
《虎将军》进京记:先遣队力解千斤重担

  1990年6月2日,我和宣传部的秘书科长姚东明、楚剧团的书记钟和平一行三人,怀揣着募集来的路费,肩负着家乡父老的重托,踏上北去的列车,担当《虎将军》剧组晋京演出的先遣队去了。

  在北京南长街32号,一棵古老槐树的浓枝茂叶,掩映着一条同样古老的小胡同。走进胡同,是一家不起眼的小招待所。在这家小招待所的2楼14号房间里,摆放着三张床铺,我和姚东明、钟和平三人就住在这个拥挤的房间里。站在招待所的三楼凉台,向东看,是神秘莫测的故宫博物院;向西看,是风景如画的中南海。这家招待所虽小,但却地处北京市区中心,距文化部不过四五站路光景。我们千挑万选,最后看中了这家招待所,就是图联系工作十分方便。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里一个床铺一夜只收五块钱!

  我们先遣队打前站的重要任务,除了安排好演出和邀请观众外,一个十分现实而棘手的问题,就是安排大部队演员进京后的吃、住、行!

  6月4日上午,我们首先来到文化部汇报,文化部艺术局的姚欣副局长、戏剧处的林瑞康处长、办公室的王副主任和一名叫王秀芝的女同志接待了我们。听了我们的汇报后,艺术局的同志作了三项安排:

  6月18日,即徐海东大将九十诞辰的头一天晚上七点一刻,在北京人民剧场为首都文艺界的专家们演出。文化部只为专家们安排200张戏票,其余的观众由演出单位自己请;

  当我们问到能否在北京多安排几场演出时,艺术局的同志回答:“可以多演,但由你们自己联系!”

  我们提到演员队伍进京后的吃、住、行问题时,他们回答得更干脆:“自己解决!”

  回到南长街32号,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像压了一块巨石似的,心情格外沉重。姚东明是第一次来北京,我和钟和平虽然来过两三次,但每次都是来去匆匆。恁大一座京城,茫茫人海,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到哪里去找住宿之地呢?

  第二天,我们早早出发,分头去找宾馆饭店,联系大部队来京后的住所。到傍晚时分,大家都垂头丧气地回来了。原来,入住北京的宾馆和饭店,上等的价位在两百元以上;中等的在一百元上下;下等的也在五十元左右。这样的价位,是我们根本无法承受的。更要命的是,大型宾馆饭店,一听说是县级剧团的演职员,人家根本就不愿接待;小点的饭店和招待所,又无法容纳这么庞大的演职队伍。

  这天夜晚,大家都吃不下饭,长吁短叹的,一个个像霜后的茄子。我那时正患神经性头疼,遇到这事,更为加剧,头痛欲裂,彻夜难眠。

  一夜过后,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他就是办公厅主任程建宁少将。程建宁祖箱应山,清华毕业生。前年,我来北京时曾与他有过一面之交。在我的印象中,他虽然身居高位,但却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听说有这条线索,钟和平与姚东明高兴得跳了起来,拉着我的手便往外跑。

  通过重重岗哨,我们来到了办公厅,程建宁主任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程主任五十多岁,身材高大。他虽是一名军人,却有文人气派,典型的一副儒将风度。听我们说明来意后,程主任立即叫来了孙凤山处长和蔡红硕秘书,交待他俩帮我们联系演员队伍的住宿地方。

  孙处长和蔡秘书接受任务后,马不停地跑了整整一天,共找了十几家宾馆和饭店,最后定到建国门饭店。因为这里属市中心,联系演出比较方便。他们经过反复讨价还价,住宿价位定到每人每天三十八元,伙食每人每天二十五元。我们算了一笔账:大部队共九十人,在北京住十五天,光食宿一项就得开支七万多元。我们摇着头说:“还是大贵,我们承受不起!”

  孙处长和蔡秘书一听我们嫌贵,就急了,说:“这种价位已经是最便宜的,在北京,要找到一家既能容纳这么多人,又比这种价位更低的宾馆饭店,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程建宁主任听后,忙说:“不用着急,再想想办法!”说罢,他拿起桌上的红机话筒,一连要了好几个电话。最后,他对蔡秘书说:“我已与国防大学联系好了,你领他们一起到国防大学第二招待所去看看。”

  我们一行来到国防大学第二招待所,这里的负责人早已接到上级通知,正等着我们呢!经洽谈,住宿一房四人,每床六元;伙食每人每天八元。食宿半月,只需-万八千九百元。我和钟和平连忙笑着说:“好!好!谢谢你们,我们就住在这里吧,麻烦你们了!”

  6月7日,广水市委副书记汪昌铁、宣传部副部长程义权、文化局长徐学文等人进京;6月11日,大批的演员队伍和道具车辆来到北京。随后,孝感地委副书记胡家祥、副专员曾世民、宣传部长毕志伦和文化局长喻启渭,以及湖北省文化厅副厅长阮润学、胡美洲也先后来到北京。

  胡家祥等领导来北京后,我们便开会分了个工:导演余笑予主抓演出前的排练;文化局长徐学文抓后勤;程义权、姚东明跑新闻单位;我和汪昌铁以及孝感地委的三位领导拜访在京工作的湖北籍领导,送请東,遨请观众。另外,我和钟和平还继续跑文化部、办公厅和解放军总政治部,负责联络演出工作。

  随后,我们便先后拜访了在京的湖北籍或在湖北工作过的王任重、伍修权、黄火青、郭述申、黄永贵、樊作楷、陈再道、任仲林、任质斌、何界生等国家和部级领导;拜访了文化部副部长高占祥、陈昌本、刘德友和徐文伯;拜访了在京工作的广水老乡黄延涛、朱朝英、明楚清、胡国英、赵新平等同志。我们还向空军后勤、中国戏剧学院、驻京办、经协办、农体协等有联系的单位和新闻单位送请東、送戏票,组织和邀请观众。

  6月15日上午,文化部艺术局在中国剧协召开了《虎将军》晋京演出的新闻发布会,艺术局副局长姚欣主持会议。应邀参加会议的有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光明日报、北京日报、解放军报、解放军画报等十九家新闻单位三十余名编辑记者。孝感地委副书记胡家祥、行署副专员曾世民、地委宣传部长毕志伦、地区文化局长喻启渭等领导参加了会议。曾世民同志介绍了湖北孝感地区的地理环境、经济社会发展以及风土人情等情况。广水市委副书记汪昌铁介绍了楚剧《虎将军》的编、排、导、演过程及一系列有关情况。

  6月18日晚,《虎将军》在首都北京人民剧场拉开了正式首演序幕。经过十多天的热情邀请和认真组织,容纳一千多人的剧场济济一堂,座无虚席。中顾委常委伍修权,中顾委委员郭述申、任质斌,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代部长贺敬之,文化部副部长高占样、陈昌本、刘德友、徐文伯,湖北籍老领导王楚光、任仲林、樊作楷,中国剧协党组书记赵寻以及首都戏剧界的专家们观看了演出。这场演出是广水市楚剧团成立三十余年来,首次在高规格的地点、高层次的观众面前演出,演员们深知这次演出的分量和自己肩负的责任。导演余笑予一直站在后台亲自压阵,演员们早有心理准备,演得格外认真。台前、台后,灯光、音响、幕景配合默契,整场演出十分成功。一千三百多名观众,从启幕到落幕,中途无一人退场。除掌声外,满场鸦雀无声,观众的注意力全被剧情深深地吸引住了。

  演出结東后,领导和专家们上台接见演员,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伍修权同志首先说:“看了这个戏很高兴,这出戏有创新,内容很好,演员们都很认真,我看了感到很满意。”郭述申说:“徐海东是我的战友,他对中国革命作了大贡就。广水市楚剧团用艺术的手段把他的功绩搬上舞台,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贺敬之同志非常激动地说:“这是一部非常成功的戏,是非常理想的一出戏,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我非常之感动,非常之高兴!有了这个戏,我们的腰杆就硬起来了!这是革命的戏,是文艺思想胜利的戏!”中直机关党委副书记、广水籍老乡王楚光说:“说老实话,原先我没有想到戏有这样好。我想家乡的戏好是会好的,但演出的效果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

  观众中间有一名小战士,他是总参机要局的一个山东籍司机。广水籍的战友邀他来看《虎将军》,他开始不想来,为了不却战友的情面勉强而来。谁知,他刚看了个开头便被吸引住了。然后,一直看到结束。他对战友说:“看这个戏真过瘾,我完全沉浸到戏的情节中去了,连自己也不知道中途究竟流了多少次泪,鼓了多少次掌!”

  6月19日上午,中国戏剧协会召开了专家座谈会,对《虎将军》进行评论。会议由中国剧协副主席、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胡可主持,剧协党组书记赵寻、剧协副主席郭汉城、刘厚生、中国戏剧研究所所长苏国荣等30余名戏剧专家出席了会议。

  赵寻说:“我先有点怀疑,楚剧演徐海东未必能行。昨夜一看疑虑全消了。《虎将军》给地方小戏演重大题材提供了经验。”郭汉城说:“看戏我由高兴到兴奋,这样的戏我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苏国荣说:“这个戏是大题材,气势磅礴,举重若轻,有雄狮之美。这个戏是我所看到的最喜欢的戏。”中国评剧院院长何孝充说:“这个戏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看戏时我一直处在兴奋之中,这是我十年来看到的最好的戏之一。”中国京剧院编剧高文澜说:“这出戏我出自肺腑地说好,能激起强烈的革命感情。”中国剧协副主席刘厚生说:“这几年进京演出的戏很多,但演英雄人物的不多。这个戏演出了一个活生生的英雄徐海东!”

  至此,《虎将军》晋京演出一炮打响,我们先遣队员历尽艰辛,总算没有白费力气。但这只能说是初战告捷,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早在我们心中酝酿:要让《虎将军)在首都北京掀起一个更高、更大、更加惊人的波澜!(熊宗荣)